櫻和日記 (三) --番外

櫻和日記(三)


◆Nino Side


不是沒談過戀愛,為什麼這次感到特別疲累?
明明像風箏一般被給予多得不像話的自由,為何反而在意起那端握著繩子的手?


早上抹著刮鬍用的泡泡時,想像他看見落腮鬍的二宮會是什麼反應
彎腰自冰箱底下找出鑰匙來時,在意起那圈壓在褲頭上的肚子肉
…把在沙發上打起瞌睡的他趕回家後,開始在網路上搜尋舒適的枕頭

討厭不斷發現不一樣的自己,
我對曾經誇口始終如一的驕傲心生愧疚


不甘心…,我才不信這麼糾結著的只有自己… 不信被親吻制約了的只有自己…

常常壓抑行為不敢逾矩的櫻井翔阿,一定最懂怎麼釣野生狐狸的胃口


今天七點就開始工作的人,不回溫暖的家裡沖個涼澡等待開伙,甘願跑到別人家客廳喝啤酒…
盯著電視新聞看的背影看來無辜又乖巧,捉著筆的手指猶豫地左轉轉右轉轉

---分明是在無聲地邀約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狐狸:『ほら、來玩嘛~』




「新聞在講什麼阿?看不懂,」

「嗯…,中日關係進入『整盤期』呢,」

「喔,」

習慣我老是無心地沒頭沒尾問問題,櫻井翔並不會深入回答,有時被追問時還會先觀察我是不是在惡作劇,所以慢慢地梗都被看透了,真討厭。

「…。」
把掌機和葡萄汁摸到他身旁的沙發上自然地躺下, 下一秒就會有手遞來杯墊、把小毛毯平平蓋好伸展的小腿。


「翔桑翔桑,你看---」

「喔嗯,過關了呢,這一次很快(笑),」
丟下兩秒融雪笑後再次回到電視機上,無視伸到他大腿上的腳丫。

「…翔桑這件黑毛衣好舒服~」

「別用腳噌我衣服阿你!」--啪!

「那你上次為什麼用腳噌我褲子,」

「…你、自己愛玩踩人腳的移動遊戲…」


懶得完全不想動的時候,就抱著對方的腰踩著對方的腳背,被移動到餐桌上或是床上的遊戲


「是誰稱自己為二宮和也人工移動車來著,」

「別用這麼冷的語調順順地講出來啦~ 阿!可惡這段新聞又沒看到…」

重新按起轉臺器,櫻井翔拿筆的手把前髮撥亂,發出不耐的「ちっ、」

「~下巴、晚餐、昨天的樂屋,」
「櫻井翔、蛋包飯…對不起,」迅速地應和著最近愛玩的對字遊戲,櫻井翔硬是不看我阿哼
「二宮和也、御前燒、不原諒你,」那就把頭掛在斜肩上,
「最帥氣、贊成、以後絕不偷親,」

「ふふふ」
「ほほほ」



把他拿著轉臺器的手拉到眼前稱開,貼上自己的手比對大小,
櫻井翔看著新聞,邊努力用左手在空白紙上記錄下數據和日期,歪歪扭扭。

「又錯字,」
「嘖…」
茶几上的筆記本被爬進懷裡的腦袋擋住,櫻井翔左手還是奮力書寫著,被捏著的右手還是沒有抽開。

很想就這樣大笑出聲阿我…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喔!小肚子發現!」
「什麼啦你說什麼… Nino你等等我先看這段新聞…」
「ふふふ我來瞧瞧這團隆起物到底是什麼~是小腹還是翔桑的H…」

就在把頭塞進他的毛衣裡讓他哼哼哼地笑出來…的同時,成功地聽到電視機被關掉的聲音。

櫻井翔啪地站起,一把從頭扯掉毛衣露出白色背心,毛茸茸的頭髮下的表情變得柔和又…危險
「真心想玩呢,可愛的Nino…」

「沒有阿,你看你的電視---」

「讓你知道哪裡是我的H!!!!!!」

「阿!!!!!!」

快速跳起然後被熊抱滾倒在地毯上,
才取笑完被和室桌邊敲到腳指的殘念翔,就被霸道的捉起下巴親吻,
櫻井翔最喜歡用掠奪對方呼吸的方式當懲罰


聰明狡猾的翔君,需要全心全意工作的時候,才不會大膽跑來我的地盤呢
不過擅長計算的頭腦,偏就還不懂怎麼拿捏才不算越矩
吶,翔桑… 千方百計試探的是我的底線還是你的底線…


「あ…」
「--っ!」


看吧…像這樣不受控制的簡單音節,輕易地就能拉扯他的理智線,


「…十二秒,」
「…嗯?」
「表情變得這樣...的時間,又變短了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你問我我問誰啦!」
「所~以~啦,演戲什麼的,下限改成…12秒。」
「誰說要跟你約定這種事來著阿!」
「不行不行!放送禁止---」
「…翔桑以為我和每個人接吻都會有反應嗎?」
「……。」

翔桑傻了兩秒才意會到自己聽到了什麼,呆呆的表情很可愛吶fufu…





……
當重新落下的吻開始凌亂,壓進的下身慢慢傳遞出不容忽視的熱度,
櫻井翔就會咬著牙煞車,讓異樣不安的心情再次浮現
稍微帶開褲子擦著的曖昧部份,任無法繼續下去的心情停留,
在變得相當男子氣又迷離的眼睛裡…


張開雙手蓋住他近距離盯著看的雙眼,想要阻止又開始感到沈重的溫柔目光
不久還是會被捉到唇上,讓他溫熱的氣息打在掌心呼叱呼叱地講著情話。


「Nino,什麼都不會改變的。」

盯著虔誠無比的眼神,心跳很容易地就被帶得亂七八糟,腦筋瞬間空白了一陣


當翔桑又再一次打算直起身子帶開距離,我真的制止不了伸向他手臂的指頭,
無法直視對方可能是訝異的視線撒在頭頂,用盡力氣小聲地向他耳語。


外面一片金黃的午後陽光,照不進屋內半掩著門的臥室,
被翔桑輕輕拉起的手掌有點手汗,躺下的床墊有點色的喊了一聲咿啞
當溫熱的嘴唇再次相貼,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




「…翔桑,不要停…,到不能繼續為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