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和日記 (一) --番外

番外來了,重新編寫一些部分後發現越寫越長@_@
有點擔心這種清水的生活甜文會被嫌….

總之截成了三部分….請別打我T_T















櫻和日記 (一)




◆Nino Side





…..為什麼還要寫日記? 這,這種會留下證據的東西,太糟糕了

雖然你驚喜交加地看完,不顧我反抗堅持掃瞄進電腦然後逼我看你寫的,

還是懶得繼續交代我的心情,這和戀愛無關,我懶。


還有什麼好寫的嘛…
不管挑哪一樣講,都有種難以啟齒、羞死人的感覺


阿,如果是要抱怨的話,我可是有一堆的ふふふ…


比如櫻井翔大概以為發手機簡訊不用錢,只是『剛剛會議才結束呢~』你是要我回什麼?
比如在樂屋裡視線交會時他會忍不住翹起一邊的嘴角痴笑,你一直跟團員說沒什麼誰會信呢
比如櫻井翔是個親吻魔,……….,嗯。



起初,以為世界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生活一樣忙碌,明天依然是早晨7點就要在F影棚報到,晚上考慮要不要赴高橋大叔的酒約
櫻井翔也一樣忙碌,明天在雜誌拍攝後直接殺到News Zero進行五個小時的新企畫會議

感受到變化,是因為那人莫名其妙地誠實,巴不得想把關於自己的一切攤開讓喜歡的人知道
該說是急於讓對方瞭解他的重視呢,還只是個霸道的本位主義個性?


『阿,原來翔君談起戀愛是這樣的阿…』時時在訝異著…


那些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看到的面貌,貼上祕密標籤,閃閃發光。
『貌似,和這個人交往著…』

…會心跳快了點…,這樣的變化而已。



看著電視機裡,正氣凜然地播報著敘利亞物資缺乏問題的主播,盯著稿子的眼神認真到不行。
那天明明像個孩子一樣耍賴不想離開工具室,反覆接吻到他滿意為止的人阿…


「離開這個地方,還是會喜歡你的喔,」
「嗯,明天呢?」
「明天也喜歡你,每個明天都喜歡櫻井翔。」
「後天呢?」
「後天也…,ふふ你只是想聽嘛!」
「對,至少聽半年。」
「肚子餓了阿,想回家了我…」
「再,一下下…」

白了他一眼,櫻井翔還是很高興地將臉湊近,繼續長長的追吻,到底要怎麼呼吸才對阿可惡,
抗議地咬了口溫度很高的下嘴唇,感受到他輕輕笑的氣息吹在鼻側,結果是更深的吻。
因為剛剛忍不住伸出的舌頭被逮住,現在後悔了,小看櫻井翔的耐力一定是個錯誤。
…不行阿,我很怕自己會變得怪怪的,比如夢裡聽到的,…那種聲音。



「Nino,我很愛你。」










◆Sho Side




假如你知道一件事情,可以比發現自己苦戀半年以上的人,原來也喜歡自己這件事還要更讓人開心,

請告訴我,因為我找不到。

找不到有比『和二宮和也交往』這件事更讓人興奮的事情。

找不到有比能擁抱那副看似沒肉,其實肚子肉呼呼很可愛的身體,還要更讓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找不到有比能親吻那對笑起來變成彎月、朝思暮想的雙眼,還要讓人更…的事情。



壓抑著不能喜歡、無法告白的痛苦消失了,我很想得意忘形哈哈哈地跟誰炫耀這份爽快,



比如眼前,正在用無聊的模仿講著和二宮和也出去吃飯的搞笑藝人,

比如剛剛在樂屋裡講著『你買的遊戲一直卡關好難打阿』就纏著Nino的相葉君,

比如和你擦肩而過,和你打完招呼後開心地邊走邊笑的女staff桑,


不是要宣示主權什麼的,才沒那麼幼稚咧,不好意思我不是愛分享的人,偶爾鏡頭前太多喊著可愛的尖叫還會讓我有點莫名的悶。


只是單純想讓別人知道此刻很開心,
擁有二宮和也的櫻井翔很開心,這樣。




告白之後,就可以大方地作很多很多以前就想作的事情,比如用很多理由跑去他家,他打電動我用電腦碼字,隨意想到什麼就談天,一有機會就吻他,弄生氣了就耍賴抱他。

這些看似一般的情侶相處模式,大概有人覺得很無聊很尋常,但這是我追求的生活感。


「幹嘛不回我簡訊?」
「因為你就坐在我兩步遠的位置,」
「在樂屋又不能講你好可愛好想親你這種話!」
「那我要回什麼阿??」
「就說說『えへ』或回個愛心也好阿你…」
「你以為簡訊都不用錢嗎,」
「要用APP聊你又不要…」
「一直對話好膩。」
「你說什麼!??」

把他的頭用力圈在懷裡,任嘟噥著的聲音悶悶地喊在胸前,一陣心癢。
親了親眼前毛毛的頭頂,忍不住咬了一下可愛的頭皮。

「你幹嘛阿!」

「說你以後會乖乖回簡訊,」阿,耳朵又紅了,這叫我怎麼停下來阿…

「原來翔君談起戀愛變得囉囉嗦嗦…」

「這點程度哪算,美嘉桑也說寫簡訊給喜歡的人很尋常阿,」

「居然在節目上問這種問題!都不怕有人覺得奇怪…」




二宮和也的可愛,要講個十天十夜講不完,
但如果要抱怨也不是沒有,就一個。



交往前就是小惡魔,事實是不管分享再多的Poki巧克力也不會變回人類。

和二宮和也交往需要一顆強大的心臟,白金打造的超強心臟。


因為他對信任的人不分由說就喜歡貼近,今天樂屋裡把鼻子往大野的脖子裡塞的時候,你要欣慰地感嘆團員們感情真好阿~
剛剛他遊戲殺到精彩的時候,必須用堅強的毅力打開耳機音樂,無視那些可愛的哼哼嗚嗚殺敵聲。


當不斷加深的吻,慢慢讓他的喘氣混著鼻音變得有點間斷,渾身上下都性感到讓人想死的地步時,

「翔桑,不要了…」

聽到惡魔的呻吟,你要乖乖的停下來,用十萬瓦的專注力告訴自己他沒有故意在挑逗。


二宮和也樂於挖掘各式各樣的『櫻井翔談起戀愛原來是…』的面貌,我也很清楚,搞不好真的有在作筆記…


半夜兩點,用很瞎的理由硬是留在二宮家,奮力地專心將明天要傳給村尾前輩的資料備齊。小惡魔在沙發上睡著了,在被逼著習慣只開桌燈的書房裡看過去,是他被螢幕照得閃亮的安穩睡顏。我繼續忽略心裡默默喊著的,『交往之後再偷吻就不是犯罪不是犯罪…。』這句話。

吶,Nino…,我該拿這股滿溢的喜歡怎麼辦才好。







◆Nino Side


「…痛。」

櫻井翔停下舔弄嘴唇的動作,溫柔地親了親不滿的眉頭。
我用手指輕輕撫摸被吻到紅腫的嘴唇,其實比起控制不住的聲音,
更想避免的是可能會被帶起的反應,那些…
那些以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比如,比如欲望什麼的,
還沒有心理準備唉,不想面對。



可是交往之後,怎麼傳遞那股讓兩人都安心的喜歡程度,我不懂…
對象是櫻井翔,簡單的甜言蜜語變得多餘,身體的接觸能表達的卻又多了一點暗示感
所以鏡頭前反而自然地帶開了一段距離,然後接收到翔桑理解的體貼眼光。

都說男生是下半身動物,雖然每次都被體恤地結束在很情色的氣氛裡,
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感,就反過來化身另一個陌生的二宮和也,一旁冷眼嘲笑著。




「吶,翔桑,」

「…嗯?」

「今天吻好久,」

「說每次都想更久一點,會不會嚇到你?」

「…會。」

「那下次一個月後再親,」

「一言為定,」

「否決我阿你!」

「…ふふふ~」




翔桑,二宮和也好喜歡這樣的你。












------------------

晚點...應該還有一些...吧?(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