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晴日記 (六)

最近太忙了 ....估計完結可能要再等一陣Q_Q
只剩兩則,其實也快了= =
我只能說Nino的想法其實一直都很簡單,只是兩個人都有各自猶豫的點..
我寫現實向的文,因此個人覺得...別說是YJX,一般的男生突然要向另一個多年好友告白...
都不該會是一件,簡單的事....




櫻晴日記(六)




「你,剛剛後空翻時手指受傷了吧」

「嘿嘿…被櫻井桑發現了呢,不要跟別人說喔!」

「為什麼要勉強,直接講出來讓別人代替上場不就好了」

「嗯…,這樣比較帥阿!」




把染紅的繃帶從指間剝下,那個坊主頭毛的小孩把彎月狀的眼睛笑瞇了,
那時我還矮你半截,在你眼中可能只是個氣焰比別人高的毛豆小孩,
後空翻苦手的自卑感讓我有點敏感,以為你和一些有心人一樣給了嘲笑身高的答案
對你抬了抬下巴,把後輩留在樂屋的飲料空瓶塞到你手裡就跑了,

真失禮阿我…



『原來這小子很有兩下子嘛…真帥吶。』



不久後聽到前輩們口中稱讚你的話語,我莫名得意地想著:「我比你們早知道喔…」




再過了很久,有個以知性談話出名的主持人在節目裡聊嵐,自以為是地大咧咧分析二宮和也的個性

「是個愛強裝沒事的人呢,那股全力以赴的幹勁在鏡頭前卻像大人一樣,會隱誨地掩飾,除了討厭被冠上不平凡的頭銜、又討厭輸,更大的原因是不想失敗的後果會麻煩別人吧?…二宮君和嵐的每個團員,都不算草食型呢。」

Nino把貓眼笑開了,被說中的喜悅溢於言表。「嗯,也有團員說過我愛勉強…」

「哎呀,所以我和ARASHI團員一樣敏銳呢,那我要算嵐一份子了呵呵…」


第一次觀看這段番組錄影時我立刻跳過這段,因為不爽,昨晚睡前翻出來看還是快轉。


什麼分析嘛…

研究一點番組,看過一些Nino大飯在Blog裡對二宮個性的描寫,都可以下得了這樣的註解



我感謝有人願意用細膩的角度瞭解你,瞭解ARASHI,但那句「和團員一樣」就是踩了我的雷

尤其是此刻,前天知道那事件後的此刻,忍不住把你身邊所有人都視為敵人



要笑我心胸狹窄就笑吧,反正…

我已經拿這股噎在心頭的情緒沒輒了。


被打了一頭悶響,恍然大悟一直捧在手心、很珍惜的寶物,吸引太多覬覦的目光
雙手就算努力收攏,也阻止不了四處鑽入手指細縫的,和我一樣的眼神



就算在雜訪裡洋洋自得地強調『舞台上只有我看過的,Nino的那表情喔…最棒了!』、
『這照片只屬於我看到的,Nino的表情…真是太好了』這種傻氣的宣言,也什麼作用。


你的光芒,你的微笑,從來就不是只屬於我一個人



滿足於唯有團員專屬的距離太久,讓我忘記這麼基本又必然的設定

或著說因為不再滿足於「和某人一樣」的地位,我才察覺這個天大的問題。

我以為我擁有、我和別人不一樣,其實都只是「想佔有、想要與眾不同」的醜陋欲望而已




可我多想和誰誰炫耀呢,那些你們所知道的都是被我早早發掘的,二宮和也的面貌



首映時就看了,演繹著憂鬱少年的你,眼睛透亮著好漂亮,演技真好

還是Jr時就常看見你在捉弄別人後的落寞神情,所以直覺你討厭寂寞

出道前在我家半談正事半遊玩,午睡時冷得裹進我被子裡的你只愛臥躺

吃飯時開玩笑的哼哼唱唱,把黑白筷子擺成假鋼琴,意外發現你的創作力

首次出演電影我緊張到鬧肚子,只吃營養劑的腸胃碰上你準備的手握飯團卻沒事

抓准下計程車的機會,讓剛睡醒的你乖順地牽上我的手,發現讓人上癮的柔軟

默默地將便當裡的高級和牛堆到我的飯盒裡的你,讓我知道你的不愛高級料理



很多很多的「那時候」發現了你喜歡吃酸的、你容易臉紅、你在哭時圓圓的鼻頭很可愛…

早在團員為你下註解前,這都是我觀察到的二宮和也

現在大家對你的評價都是真的,但我比全世界誰都有自信那都是我先知道的看過的瞭解的。



和我一樣?少開玩笑了,不要把我和你混唯一談…


這樣那樣的Nino,都是我先發現的




我只是沒有說出來,只是比一般人花更久的時間才知道那是戀愛,

我只是…,每次都在決定了心情要行動時,總是變成慢一拍的殘念派


你曾經笑著說,哎呀呀翔君總是殘念,老是稍微猶豫就會在關鍵時刻錯失良機,
雖然你指的是節目上,老是遇上重要時刻就殘念的樣子,只有我知道不只有這些,

是不是這也可以解釋成,我難以光明正大地接近你的原因之一呢?




2009結成10年的國立演唱會,被大雨祝福的神聖舞台上,你的麥克風華麗麗的故障了
明明是和你一起合唱A part的主題曲,明明我從一開始就關注著你甩著麥克風的姿態
在猶豫著要不要跑上去遞給你我的麥克風,還是要向工作人員使眼色的那瞬間松潤已經跑向你了
被那個螢幕上親吻的鏡頭攪亂了心思後,我只能任由大雨打僵我的臉部表情
就算舞台停止旋轉,你的身邊也已經沒有我的位置。

知道你車禍的意外,明明第一個到達事務所,卻斟酌著你也許不想讓人看到的窘態遲遲不敢走進會議廳,然後在大野和經紀人一同到場時匆匆躲進員工休息室,再眼睜睜看智君抱著你的肩膀離開,望著你的背影打簡訊慰問。

節目上看著你發窘的表情,稍微遲疑該不該替你接口,松潤已經大動作的把你從藝人手裡拉回來
你抱歉的眼神和貼近後背的小手,都不是伸向我。

和大家一起靜默地看著舞台上的你邊唱歌邊掉淚,我把拳頭握得緊緊的,莫名地又怒又心疼
可是當你下台被工作人員和團員們溫柔地包圍,我還是靜止在遠遠的一頭觀望,把牙齦咬得發痛




第一次吻你的時候,我在你耳邊說的都是真心的,Nino

我要自己變得很強,強到足以保護你和ARASHI,讓你不再無力自我武裝而被瞥見脆弱

一半是急於為那樣的衝動行為作了不起的解釋,縱使知道你不是弱女子我還是這樣催眠自己


這種心情從沒想過向你傳遞,因此就算行動老是因為猶豫而殘念,我也很滿足
比起難以坦白的語言,我寧可直接把你抓過來噌噌臉,抱抱肩膀再捏捏下巴,逼你習慣我的接近對我撒嬌,這樣就夠了。



結果壞了這一切的還是我自己,我的不知足,

當我開始不想分享在making時用手機拍到的可愛表情
當我討厭起對你手腳不乾淨的來賓、對你明著暗著來的視線
當我對於無法掌握你的下一步行程而感到說不出的煩躁
當我發現萬年不變的團員打鬧擁抱在某些程度上讓我吃起醋



當我,開始想獨佔你的情緒和目光…


我才深深厭惡起自己老是殘念的慢半拍。



◆◆◆◆

6月9日




今天全心全意投身工作,甚至在休息時間都提早將隔日的資料全過目完畢,沒想到拼過頭的結果是提早被經紀人帶回家。

「拜託了,櫻井君,」藤田大叔平日總板著臉,第一次聽到他這麼無奈的語氣
「今天你午餐飯盒沒有吃完,晚上只有水果,這已經很不正常了; 早上6點到現在9點,你也完全沒有闔過眼,等等還接了兩個應酬,你想把自己搞壞嗎?」
「不管怎麼樣今晚到此為止吧,明天7點起還有滿滿的行程要跑,你這樣怎麼撐到演唱會?」


把視線拉回車水馬龍的窗外,幽靈般飄過的招牌燈把自己的臉照得一閃一閃,
我被映出的眼神怔了一下,那個面無表情雙眼空洞的臉,認不出是自己。


經紀人看我瞪著車窗發敳,全當我答應了,歡天喜地將車子掉頭,並快速發送簡訊檔掉酒會。
大雨在這時開始潑灑,像是要我把不斷轉動的腦筋泡進水裡冷靜一下,但越是刻意不去想,越是在意起不斷前進的時間。

望著車子裡昏黃顯示的時間數字,快速計算下距離Nino說的「大後天赴約」還有幾個小時,我今天已經在心裡作著無數次這樣的動作了。

甩了甩頭,要就剩幾分鐘我還能怎樣。



今天中午算好Nino工作間隙,忍不住撥了電話給他,清脆的「はーい」聲音感覺很開心,


「阿拉拉…怎麼了翔桑,這個時間?」
「…喔,也是啦,你…,現在休息?,」
「ふふふ,翔桑明知故問,我很少漏接你的電話,你說呢?」
「--阿,我也不是每次都…,你為什麼那邊這麼吵?」聽到喊著Nino名字的聲音,讓我有點煩躁
「因為樂屋好無聊喔,我就把便當帶去剪輯部的休息室吃啦~誒你們安靜點!吁~」
「啊哈哈哈,你別對人家頤指氣使阿!是你自己要過去的…」這是今天第一次開懷地笑了
「我跟你說喔~今天內田跑到片場找我了,記得嗎內田?ふふ~他說阿…」
「Nino?Nino我聽不清楚你的聲音了,」
「…翔ちゃん?在忙著吧?怎啦心情不好?」聽到關門聲,Nino大概是走到外頭了


「…沒有阿,現在休息中喔,」

「嗯,那是想念我了?」

「……」

「翔桑怎麼,今天怪怪的,沒事吧?」

「Nino今天工作完,要繼續待片場?」

「不會喔,10點完工要回家一趟拿東西,明早要拍清晨的部分,所以要趕回來。」

「……喔,真辛苦,前田先生載你嗎?」

「不想麻煩他,我借車自己開呢,」

「晚點可能會有雨,記得帶傘阿。Nino,…那明天呢?」

「哎呀沒帶傘耶…,…明天什麼?」

「拍片結束就回家?」

「…沒有呢,我,」

「為什麼不回家?」

「…翔桑,你問這作什麼?」

「…………」

「有事要約我嗎?翔一え一桑?」

「……沒有,」

「那媽媽也沒有話要交代嗎?喔卡一桑?」

「……媽媽也沒有,Nino」


接著話題就莫名其妙地被Nino引到奇怪的方向,我學著南海Candy的小山對著他喊早安了加油,他用麒麟搞笑藝人的低沈聲音回了那我就先走了,好想看看笑到仰起頭的Nino。


「翔桑翔桑,ほら聽我說一句話?」

「嗯~媽媽最愛聽小和講話了~」用秋刀魚先生的音調講著真心話,我好分裂

「…翔ちゃん,我很想你喔…,想見你,」

「誒?」

「凌晨3點在拍片的電車上睡著了,好睏…,就想到翔桑的毛毯,忘了帶阿ふふ…」

「…Nino,」

…周遭世界都不存在似的,心跳聲就在耳邊那樣的響,讓Nino說的話飄飄盪盪沒有實際感,
鼻子酸了起來,我不懂這是從何而來的彆屈感。



Nino,我也很想你,明明前天才見面,…雖然我知道,我的想念和你的不一樣



「剛剛休息下來就想到這件事,沒想到就接到翔桑的電話耶,真巧…」

「フフ…」這笑聲聽起來一定很猥褻又悲哀

「因為知道我在想念團員,所以打給我嗎?嘿嘿…」不一樣…Nino,你的想念,和我的不一樣

「因為我有裝Nino雷達,」

「啊哈哈,我們這都什麼對話阿~哎呀,說噁心也是我開的頭…」

不對,你應該說我們這樣很像情侶阿,那我就可以帥氣的說,好阿要不要…

「……Nino,我,」

「翔桑,等、等等,」那頭有開門的聲響,和前田先生的低語聲交雜一些群眾的笑聲。

等待Nino回到話筒的片刻,我咬了咬大拇指關節,鎮定了狂跳的心臟,不知道剛剛差點開口打算講什麼,瞥了下牆上的時鐘,我只剩五分鐘午休。

「翔桑? 吶,我再不吃飯就要餓著肚子去砍外星人了耶,啊哈哈~」

「嗯,快去吧,加油。」




掛了電話,在staff進樂屋前的五分鐘,我都是盯著手機發呆响的模樣,耳朵反覆重播Nino那句的語調,然後想著我差點講出口的話。


你不是第一次講這種話,Nino,身為ARASHI裡最愛撒嬌的團員,也不是沒聽過你對大野相葉松潤嘿嘿嘿地講完這幾句,再搶去別人手上的飲料漫畫電玩,有時候是錢包。

儘管我已經,數次說服自己和別的團員沒有不一樣,每次的最後還是會縱容自己在妄想裡沈淪。

吶,告訴我你知道,買一堆用品給團員時,其實只有你是特別挑過的
告訴我你知道,因為遲疑而讓他人搶走對你好的機會,我的懊惱有多深


Nino,我開不了口也無法告白,告訴我你都知道,好不好?






「櫻井桑,到家囉,」

「…藤田桑,你知道二宮今晚的拍片位置嗎?」

「誒?知道阿,怎麼了他有什麼需要嗎?」

「……沒什麼,好奇而已。」


經紀人一離開我就跳上停車場的車子,估算著10點前到達片場需要的時間,高速飆上滂陀大雨中的公路,趁紅燈瞥了眼包包裡的雨傘,將手機上的吊飾取下,掛在雨傘把手上,開了車內音響,是Dear Snow


…感到全身血液在奔騰




我想今晚是會發生點什麼,看著抓緊駕駛盤的手指,又不確定自己到底希望發生什麼。

或許只是想看看你,Nino,雖然我的想念和你的真的不一樣。



到達Nino所在的飯店已經過10點了,小飯店的停車場就在門口旁,
冒雨衝進大廳時才想起丟在車子裡的鴨舌帽,頭髮打濕了卻忘了手上抓著雨傘,


我到底在幹什麼…?


因為怕引起騷動只好逃到大廳旁的接待室,幸好這個時間點又是大雨大廳幾乎沒人,
我靠近雕滿花的落地玻璃,正好能清楚窺見大廳,我怕錯過要離開的Nino,
正在猶豫要不要打給Nino,耳朵裡就聽到隔壁接待室傳來,熟悉到不行的笑聲


粗粗的卻充滿朝氣,相葉的笑聲。

頓時心下一沈。


我躡手躡腳地離開接待室,閃躲過推著洗潔車離開的大嬸,確定接待室是不透明的玻璃門之後
才膽敢小心地將頭擦近門邊,摒住氣,立刻聽到那兩個人的聲音。



「也太神巧了,相葉桑,你真的是外景結束路過,不是迷路了吧。」

「哪有阿!我今天的節目外景就在Nino拍戲的旁邊阿,原本傍晚就結束的,喝個酒就現在了…」

「所以你就乖乖回家阿! …其實是來投靠我的嗎你,」

「不是不是,吶,電話中你說要回家了不是嗎?我想可以順道載你一程囉…我們去續攤別家怎樣?」

「又不是要回家玩,我還要趕回來呢…吶,相葉君,你是要當我經紀人阿?沒錢付你喔,」

「啊哈哈~ 唉雨下這麼大,你開車我擔心耶,讓我耍一下體貼嘛~Nino醬今天也有想我嗎?」

「喝過酒的你才要讓人擔心吧!還有我們這什麼嘛,情侶一樣的對話,氣持惡い…」

「哈哈哈~真的耶像情侶,好阿你說我們要不要試試看…」

「好阿,相葉君,身為女友第一件事情就是乖乖回家把一身酒氣洗掉,然後煮湯。」

「為何要煮湯阿…,咦??原來我是女生擔當嗎!!」







拿著雨傘的右手腕輕輕靠著玻璃門,把額頭地靠上去,玻璃就映出一張沒有表情的臉

鼻子的呼氣在玻璃上緩緩打出一小片霧,斜眼望著雨傘握柄上掛著的土著吊飾

微微擺動的表情像在是對我同情地搖頭,冰冷的雨滴順著前額的髮絲溜下,落在下唇

抬起左手在那片霧氣上輕輕畫三撇,寫個小小歪歪的『ニノ』,然後轉身離開



…已經,聽不下去了。







你曾經笑著說,哎呀呀翔君總是殘念,老是稍微猶豫就會在關鍵時刻錯失良機

Nino,我不介意老是錯失良機,多少次殘念的結果完全不會影響我的心情

但事實是,就算我有多強壯的心臟,也無法承受在關鍵時刻,又一次次讓你離我遠去的結果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