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晴日記 (五)

櫻晴日記 (五)



有個經常變動莫名的固定番組,讓我們五個坐在台上,然後挖出古老的雜訪內容,讓來賓們批判這是好不好的回答,差勁的話就要掉到冰水裡。


你說說,這是多麼不合理的規定阿?



「向對方告白的一句話?」「認識多久會告白?」

這種問題在年少時就出現過,05年還是偏激性格時也被問過,但是今天的雜訪問裡題目欄又出現一樣的問題,…大概連編輯部都不會相信櫻井翔會誠實回答,況且還是過了幾年依然故我的固執脾氣吧。

我的答案就是『無法告白』,問到我五十歲很有可能答案也不會差這太遠。
原因很簡單,除了臉皮薄拉不下臉表白,主要因為我不下沒把握的賭注。

你若問我「為什麼要當ARASHI」我會反過來問你「不當ARASHI的好處是什麼?」
沒辦法走不一樣的人生知道答案,告白也是,出了口沒辦法收回,我情願不講。


首先要花一點時間鉅細靡遺的瞭解對方,然後另一段時間相處確定是我想要的,接著是用行動對她好讓她愛上自己,最後某個午餐完等待結帳的片刻,她會開玩笑的說著「唉呀我們這樣好像交往了呢」而我就可以帥氣的回說「嗯,可以阿要不要交往看看?」

這就是我的理想的表白+交往過程。

攝影棚裡一陣嘩然,對05年『磨磨唧唧的相處』的發言感到不解,過去的我大概只會翻白眼懶得解釋,當下的我只能苦笑。



我不介意被說成目中無人自尊心過甚或是過份謹慎什麼的,我不是浪漫派也不是冒險家,喜歡一個人就要瞭解對方的一切面貌,包括缺點以及未來可能會有的問題等等,櫻井式的感情很死硬,但我偏想追求沒有死角的愛情。


可是人心很奇妙,「我喜歡你」這句話像是一個糖果炸彈,說出來後女孩子就突然拉起了一段虛虛實實的距離,有點好感的在迷霧彈裡擺弄姿態讓人看不清真正的想法和個性,沒好感的連朋友都當不成,想回到最初不刻意的相處卻回不去了

…沒辦法阿,告白後你開始偽裝要我如何確定我們到底合不合?告白後就不當我朋友了誰希罕?「我喜歡你」是一回事,但到「請和我交往吧」這之前對我來說有著太大的距離和需要考慮再三的問題,我討厭做事不瞻前顧後的人,感情也如此,喜歡我嗎?那希望你也喜歡我的黑暗面我的全部。


認為不告白是因為驕傲而討厭,代表不夠認識我也不願接受我愛面子的個性
不懂我的暗示我的用心而錯過,代表不夠有默契未來也將無法欣賞我的體貼

年輕氣盛的年代懶得解釋這種狂妄的訴求,孤高地以為全天下都該理解我才對

因此高校時代就曾被喜歡的女孩評語成「真是個驕傲的大少爺」,也曾有對方完全接收不到我的暗示就這樣草草結束的狀況。


大概會有人怕不受歡迎就改變作風的,我偏不願意。
為什麼我要為不懂我的人負責?



幾年過後,有個小孩把我摔在地上的筆撿起來塞回我手裡,
「沒有好好表達想要被瞭解的部分,是你的責任。」


吶,Nino,因為不被瞭解而沮喪得想破壞一切的我,怎麼都被你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既然你懂我,為什麼『磨磨唧唧』這半年多你還是沒有注意到我的心情?

好想問你為什麼明知我會吃醋還要和陌生大叔約會、和團員摸摸貼貼的
好想問你到底喊著翔さん翔ちゃん翔くん翔やん翔ピン有沒有不一樣的意涵


多想乾脆黑著臉對你說『喂,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喜歡上我』


過了那麼久的相處,對我來說那句「我喜歡你」就代表著「你必須和我交往」,所以我什麼都不敢說,無法想像你也可能和過往的誰誰誰一樣,拉開一段讓我看不清你的距離。


如果一個吻就能讓你明白這一切糾結的心情,我多希望你真的在裝睡,Nino。





◆◆◆◆

6月7日


5點起床,7點到A電視台錄製外景
11點回家,11點半出發到B電視台和團員M拍攝雜誌
16點回家,17點出發到K餐廳和工作的前輩吃飯
18點半回家,19點出發到C電視台參加新聞直播前會議
凌晨1點回家,1點半出發到J酒吧和朋友及後輩喝酒
3點回家,明天7點半要到A電視台錄番組…



沒和你碰面的日子裡,我讓自己忘情工作,回家喘口氣的片刻偶爾想一下你
工作和你碰面的日子,我讓自己忘情看你,用回家三次的藉口找機會載載你


「翔君工作好滿!」相葉驚呼,他用拍照道具用的氣球手指拍著我的行程表,樣子很滑稽。
「那是昨天的啦,」
「哇,翔君你不用睡的阿,今天也沒遲到…」
「忙起來反而睡一點就夠用了…」
「我懂…咦?那今天是先番組還是先外景?」
「先番組,今天沒有一起的外景…,你到底是哪團的?」
「喔…,誒那我明天的青少棒球比賽幾點開始阿?」
「誰知道啦,去問節目表先生怎樣?」


早晨傻著頭腦的兩個男人在樂屋趴著半寐的對話就是這麼無趣。Nino怎麼還不來…


「姆…,翔君都只記得Nino的工作行程~」
「…,在說啥呢,傻了阿,」
「真的阿,上次我在猶豫要不要打給Nino,翔君就說拍戲會到下午3點,5點的新聞採訪前有空閒所以要我4點半打,超厲害!像Nino的專屬馬內甲一樣~」
「…。」

盯著那張毫無心機的臉,從趴著的手臂間露出小鹿眼kirakira地看著眼前的巨大手指,絲毫沒察覺我把視線瞇直了。
.
.
.
.
什麼時候我會需要殺你滅口呢,雅紀君…,你那笨蛋直覺知道多少了可惡。


因為相葉明顯就是丟了話題就不管,我也就不刻意解釋什麼避免越描越黑,無視開始用氣球手指東戳西戳的相葉,我專注地讓埋沒在手臂裡的頭腦進入睡眠。等待團員到齊的空檔我抓緊時間補眠,除去手腳麻痺的不舒服,我的短眠一直都可以相當熟睡有效率。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有毛茸茸的東西擦在前臂,以為是有團員替我蓋外套了,然後是熱呼呼的鼻息打在手臂上,睜開眼看到一雙濕濕的淡褐色雙瞳盯著我瞧,瞬間就醒透了。


驚嚇的反應原本該要是支起身子的,但是因為半身都麻木了我只能快速拱起身然後「嗚!」一聲像中槍一樣又的趴倒在桌上,為什麼我要在喜歡的人面前這麼傻呆…T3T

Nino仰天笑了幾聲,伸出蜷在袖子裡的雙手握住我麻掉的右手掌,緩緩的揉挲起來,頭低低的還帶著淺淺的微笑,


因此還來不及思考為什麼Nino會出現在身邊為什麼團員都不在了剛剛Nino是不是靠著我的手臂來著了,我只能本能地哀嚎著。唉Nino阿…


「イテテテテテ!」
「痛一下等等就不麻了喔,ふふふ~」
「…Nino,あっ~いって,你,怎麼,嗚!…會在這?」
「因為擔心翔桑半身麻光了,等等節目只好用半邊臉作MC,呵呵~」
「已經開始了?現在あっ,是,是幾點…?」
「不用擔心,他們都去開會了,說要讓你多睡一點,」
「…謝謝了,Niino,很いっ,舒服,嗚…」
「啊哈哈翔桑的表情好猙獰,到底舒不舒服阿?」



舒服死了,Nino,看著可愛的短手纏在我指間,我要很努力才不會想到奇異的畫面…



看著你還穿著私服,不管你是不是單純因為晚到所以剛好叫醒我,還是擔心我所以來給我按摩,都讓我開心得不得了,開心到很想騙你全身都會酸讓你都揉一下。

瞥了一下牆壁的時鐘,一邊記憶著Nino軟呼呼的手掌觸感一邊思索著離會議結束還有多久時間,把之前逼自己和Nino劃開距離的決定忘得一乾二淨。


「翔桑,連續兩天都很忙呢,」…是阿,但還是有找時間想想你的 (心)
「嗯,不過今天晚上還是可以順便載你回家,」
「ふふ,不用囉…,前田大叔要我直接去片場…」…嘖,前田!
「還有兩週就殺青了吧,Nino狀態怎樣?」
「絕佳的呢,好到今天午餐想吃御前亭的漢堡套餐了~kuku」…你那什麼星球來的可愛的笑聲啊,不要上目線的對我笑啦…
「我請!阿不,是我叫人訂!」



前天和Nino在車子裡的低氣壓好像夢一般不存在,今天番組的錄製依然有你機靈的應和以及溫柔的吐嘈,中場換幕時我把喝一半的水瓶擱在毛巾旁,被你自然地拿去喝光了,偷瞄了幾下你好看的咽喉曲線,很怕你會發現我癡漢樣的笑臉。


按了按跳得很快的心臟,我在估量怎麼做才能不引人注目的把空瓶子帶回樂屋…

阿,這行為犯罪了嗎?




第二次番組錄製前是在樂屋裡錄製雜訪的內容,雜誌訪問基本上都在聊天,團員們圍著一台錄音機嘻嘻哈哈的講話,由充當發問者的我拿著工作人員遞來的問卷開始進行錄音,大部分是採用樂屋內的休息時間,忙碌時會在吃飯時,偶爾連移動車內的時間都可以善加運用。個人的部分直接按問卷填寫,我們都做過因為某團員太忙就一起幫忙填寫的這檔事,惡作劇的部分不曉得有沒有被眼尖的讀者發現。


有些雜訪的問題實在空腦的很,「如果和團員內的某一人交往,你會選誰?」這是怎樣的題目阿!? 還有「有五天假和團員一人一起過,會和OO去作XX。」,或是「如果要double date的話會和團員哪一位?」說得好像我們沒朋友、生活圈只有這五人一樣...


每次我的部分都是最慢完成的,大野曾笑我太過認真回答每一題…,其實隨意回答的話我也可以口若懸河的,偏偏我對於「個人要對刊登給大眾看的文字負責」這個觀念執著的很,所以跑起火車來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再加上心裡有個明確的人選...要不敗露痕跡的自欺欺人,可能對別人來說很簡單,對我可不一定是件容易的事阿。



「double date和Nino一起的話…?」
如果說我會去追對方女友然後讓現任女友離開,等對方上鉤後再始亂終棄,最後向Nino說「你看她們都是騙子,只有我會愛你一輩子」這樣的答案,我大概會被抓起來打進地獄吧。所以當然只是妄想,不可能說出口也作不到的妄想。



面對這類的題目我們都是分配好的,大部分會讓有梗想講的團員先選對象,其他人再找落單的團員配對,配完再想要扯什麼答案。相葉的話就從天真單純無心機笑顏好這個原則去發揮,智君就是自由無壓力感到放鬆這方向,松潤的話就是會料理生活感強不需我擔心這類的…


反而最不願意選到的配對是Nino,因為我不知道從哪個切入點講他,才不會暴露太多真心話。

--想和他約會,因為他不喜歡刻意計畫,最能滿足我想掌控一切行程的欲望
--想和他結婚,因為他喜歡窩在家裡,我工作多忙碌飛多遠都知道有人在家等我
--想和他交往,因為我們想法太相似生活習性太相近,連代表英文字都是注定要湊一起
--想和他去泡溫泉,因為已經幻想過幾萬次泡得紅通通的Nino穿浴衣會有多可愛

吶,這堆答案哪一題是不NG的了。



「看到喜歡的類型,大概多久會告白?請大家依序回答~」
「一天,」
「半天,」
「哈哈騙人!那我一個小時,」
「這有什麼好比的,認真回答啦!」
「翔君呢?」
「我阿…,差不多一個禮拜吧,」
「…騙人,」
「誒,真的啦,Nino…」
「真的會告白,但還是在騙人ふふふ…」
「咦,大家不都是在騙人嗎?要開始認真講就提醒我一下阿,我沒跟上~」
「…相葉君請到角落去畫圈圈,謝謝,」
「「啊哈哈哈…」」
Nino的吐嘈讓我一頭霧水,他的反應我少有接不上的,痒裝翻閱問卷的空檔讀著他平淡笑開的表情,抓不住他此刻的情緒讓我有點心煩意亂。





「請說說喜歡OO團員的xx地方,」
「我先選,最近想吐嘈Leader可愛的瀏海,」
「J好喜歡Leader的頭毛阿,記得講一下後腦杓短得不行的部分,fufufu」
「那Nino要選誰講?」
「我嘛…,就櫻井さん吧!」
「…誒~?」
「誒什麼?不滿?」
「阿,不…」


…我引以為豪的強壯心臟阿,今天要請你好好發揮你強大的自律的能力了



「咳,嗯,那請二宮さん回答,喜歡櫻井翔xx地方,」

「ん…我呢,我呢…,翔~さん的…」


我耳朵一定是構造有問題,為何Nino每次喊我的名字聽起來就是…,
就是不一樣,明明軟軟的聲線卻有可以把心臟擊潰的力量



「嗯,喜歡翔桑右臉頰旁那道小疤痕,」

「喔!要走細小控的maniac路線嗎?」…雅紀你不要吵,

「還有阿,那條小青蛇…」

「「蛇?」」

「脖子那邊,稍稍用力就會爬出來的小蛇,很喜歡喔ふふふ~」



接著我就忘記團員們還插什麼嘴,大野橫過去和Nino耳語些什麼我也沒注意了,如果「心花怒放」是有聲音的,大概就是現在我耳裡鳴放的聲響,不是誇飾,我把手指擱在唇上,想辦法不要讓快咧開的痴笑太明顯, 心跳好快卻通體舒暢,我很想把今天的錄音帶連帶空水瓶都帶回家。

其實,我也不懂為何Nino這樣講會讓我很想、很想打從心底笑出來




阿阿~ 我真的好喜歡你,好煩









…由於喜悅過頭的得意忘形,又再次引發悲劇,所以我一直都是相信樂極生悲的人。



當日全部工作結束是在10點半,收拾完畢就要直接回家休息,思考下次和他見面是三天後,所以這幾天要讓經紀人送了,不然這麼忙下來連移動車上的睡眠也變得很重要,回家次數要減少。邊構思著行程的邊翻出車鑰匙,發現上頭被掛著一串熟悉的吊飾…

那是五年前還六年前,擅自掛進Nino手機上的土著吊飾,我有點懵了



大概是趁我睡覺時惡作劇掛著的…,這樣想著就想向Nino問個明白,有藉口找到他當然是最重要的。


回到樂屋時我有嚴重的déjà vu,像是走進多久前的一個時空,相同的Nino在相同的沙發區用相同的姿勢睡著了。然後我一樣把燈光打弱,慢吞吞的把樂屋關起再蹲到他身邊,我不知道自己除了想吻他腦子裡還有什麼念頭,阿,我好像是要來問吊飾來著的…


空調嗡嗡的響,我卻連他呼吸小小的嘶嘶聲都聽得到,頭頂的髮漩亂了,翹了幾根可愛的呆毛出來,Nino把手縮在脖子下,眉頭有點緊…好像睡得不太安穩,
著了魔似的想觸摸他的眉毛,才伸出就被Nino轉頭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這是要轉醒的跡象阿啊啊阿阿!


沒有多想立刻捲起包包跳起鑽進樂屋旁的廁所並反身帶上門栓,一瞬間覺得自己可以摒氣做到全部動作不發出一丁點聲響真的很厲害,是誰說我即時應變能力很弱的


…在廁所裡冷靜下的一分鐘裡才覺得自己蠢斃了,為什麼不要在樂屋裡就好,反正…又還沒開始犯罪,頂多就是正當的講到樂屋找Nino的原因就好了,我的心虛感反而讓自己像變態一樣躲在廁所無處可逃。

全身上下貫注地聽著門外的聲響,我確定Nino起身了,估計在沙發上發了個起床呆,唔…表情一定很可愛。阿,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聽到Nino悉悉唆唆地起身,在四周找些什麼似的,我覺得心跳已經快到像是痛了起來,

然後是嗶嗶嗶的按鍵聲,原來是要聯絡前田先生了,想到這短短的吁了一口氣,Nino對不起但我好希望你趕快離開,因為兩隻站在馬桶上的腳已經麻掉了,我不知道自己等等又要何時才能回復緊繃的肌肉。


「…哈囉,是我喔,」 …阿,電話不是打給前田先生的?

「嗯嗯,我一個人在樂屋喔,」…還有一個麻了下半身的櫻井翔 T3T

「嗯,我知道阿…,他跟我約大後天,」…誰?

「…我,我也不清楚,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講,」

「沒關係,他不是第一次跟我告白了,」…!!!???

「…我懂,我會去見面的,」




Nino還低低講了什麼,就離開樂屋了,我等了幾分鐘確定Nino不會返回,才齜牙咧嘴的將腳放回,用像是被扁了下體一般彎低腰跨開腳的姿勢走回空無一人的樂屋,頹然坐在沙發上,一手摸著被留著Nino餘溫的位置,我突然丟了情緒。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歡二宮和也,也知道我喜歡的是怎樣有魅力的一個人,但可笑的是我根本忘記這世界上有太多跟我一樣心情的人,而且我相信男女都有。



一時訊息量多到炸腦,不停回想著今天Nino的笑臉Nino手掌的溫度和講著「我喜歡,嗯…翔桑脖子上的小青蛇喔…」的可愛表情。





突然很想掉淚。





回到家就連全身泡進浴缸裡也無法冷靜下來,我不該回去找Nino的…,知道這件事之後我能怎麼作我還能作什麼?…還有什麼是我可以改變的?




Nino,還有什麼是我可以,讓你不要屬於別人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