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晴日記 (三)

日記是自我反省的好方法


不記得以前在哪裡讀到的,只記得我很不屑。寫下來就反省了嗎?這跟小朋友犯錯被罰寫悔過書有什麼不一樣? 做錯事就是向對方明白地道歉,然後絕對不在犯,這樣才叫反省。

曾這樣講的自己,這個月以來已經第五次摸日記了,反省的心情只有兩行,同樣的犯罪行為打了兩頁,而且完全沒想要改過…。

大家好,喜歡設下各種原則然後自己打破,就是櫻井翔我。



每次反省的內容都一樣,犯罪的對象也一樣,開頭永遠都是…


◆◆◆◆
5/13

Nino,對不起今天又吻了你

都說衝動是惡魔,不過面對你我總是謹慎,我坦承每次都是預謀,衝動只有第一次。

很久以前,親過你的鼻子嘴唇和眼睛,在你耳邊重複告白,當然你不會知道這些,當時你只是不小心被我撞見哭累睡著的樣子,而我起初也只是想擦掉你唇邊的眼淚。


被毛毯蓋著的你一定睡得很香,因為你無意識地把毯子捲進拳起來的手掌裡,努了努貓嘴,好像在邀吻一樣…。月初就已經掌握你所有行程,那天雖然期待你又在樂屋睡著,但請相信我原本的計畫只是和你見個面打個招呼就離開的。


每次這樣的惡行都在擴展內心的罪惡感,但是我很明白跟著增加的,還有貪心的欲望。



上午10點,身體還帶有前夜工作的疲憊,但腦子卻清醒不已,因為前夜勞累我的還有即將和你見面的興奮。距離上次和你見面已經是一個禮拜後的事了,當天是番組錄製,做了壞事心虛的情緒不是沒有,還記得第一次偷吻的隔天我直對你臭臉,你一定以為我的少年性子在發作,Nino,其實我只是完全不敢面對你。現在也會懊悔,大概就是下保母車到樂屋之前的時間,開門時聽到你高分貝的聲音喊著大野的名字,突然那些罪惡感就煙消雲散了突然就感動到想立刻親你,因為我真的,好想你。


你的笑聲在我進樂屋後停得很突然,視線對上的那一秒表情飄過一絲怨懟,是我想太多嗎? 我硬硬地把臉別開,我發誓你一定有察覺我微微的困窘。大野發現Nino的巴掌沒打下來,不解的把臉湊上手掌磨蹭了下,Nino才又笑開,把他捏成了大椰子麵包。樂屋充斥一股不自然的安靜,連松潤也停下動作,往鏡子裡瞥我。



「…幹嘛?」沒有勇氣看向你,我選擇低頭問向空氣。

「…」松潤懶得回應,繼續往鏡子裡檢查頭髮分叉。

可能沒人知道我的口氣差是因為緊張…,是因為感受到沙發區nino射過來的眼神而冷汗岑岑。

「ね…」你開口了。多希望沒人看到我重重吞了口口水。

「翔桑、翔桑,ほら看這裡,」

「阿?」


你笑嘻嘻地蹦跳到我面前,就在我還瞪大眼不在狀況內的時候,一把拿掉我的鴨舌帽,手輕輕刮過我右邊的臉頰,「嘴巴邊壓出像鬍子一樣的睡痕囉,」

「看著像是吃得鼓鼓的臉,ふふふ。」一邊笑一邊把我的下巴轉給大野看。


全部的動作俐落地在幾秒內完成,我好像回了什麼完全忘光,眼睛裡只剩下你突然急接近的臉。你把我的筆搶走,在報紙的空白處塗鴉,身邊傳來淡淡好聞的柑橘甜味,日光燈在你睫毛下打了淺淺的一層影子,我捏了捏拇指,想要緩衝激烈的心跳。

「你看,就像‵(‧c╭‧)′這樣〜」

「好醜…」

「哪會阿,是可愛的臉。」

撇下看著小鏡子的我,你又轉去沙發玩大野了,大野把雙頰鼓起,扁著嘴唇開始假裝播新聞。Nino擠了他的臉頰,讓他發出「bui」的聲音,兩個人都大笑起來。
我一手拿著隨身攜帶的小鏡子,一手揉著Nino手指劃過的臉,盯著那個說是像我的圖,「…(可愛是在說哪一個阿)」心情變得複雜。


我這是,被…被調戲了嗎???





相葉喊著「有快遞〜」跑進樂屋,Staff看著都到了就請大家開始進行會議了。沒人會注意到我小心的將報紙的一角撕下,放進口袋裡。

VS樂屋座位的配置很好,假裝往發言者的方向看去,就可以用眼角餘光盡情掃描右邊人的側顏。我把嘴唇抿成一條線,努力不要讓目光停留在你的嘴唇太久,努力不去期待晚點還有沒有機會可以再次…,嗯? 我不是變態阿! 這是對喜歡的人的正常妄想。


沒錯,我喜歡二宮和也,花了半年以上的時間確認自己的心情,然後意外地半個月內就犯罪了。


今天的錄製很順利,就算遊戲是輸掉了還被Staff調侃是史上最有幹勁的MDA,還是感到無限滿足,其實因為連續幾次換幕之後你依然選擇坐在我身邊啊,我一低頭就有張可愛的臉向我回望,這種情況也是不常見的。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變得有點得意忘形的我真是蠢阿…。這是後話。


晚上10點30分工作結束,換裝完畢回到樂屋,習慣性先找尋你的身影,發現你已經快速溜跑了。明天不是要趕往片場嗎,錯估你會直接夜車過去的說,原來想要回家嗎…,唉又要苦等一個禮拜了。

由於已經拼命安慰過自己,也已經想好什麼時候給你發簡訊了,後來在停車場發現你的身影時才真的是開心到不行。


熟悉的保母車就停在那兒,卻不像準備出發的樣子,甚至感覺不出裏頭有人。走向另一側,是沒有合攏的車門。由於保母車四面玻璃都無法看透,好奇心驅使下,小心翼翼地將門打開,就看到你在後座窩縮起來的樣子,Nino。


「Nino?」希望你醒來給我一個微笑還是希望你沉沉睡著,我也不知道了。


見你沒有動靜,大膽把身子擠進車子裡,「很危險啊,門沒關好喔…,」這樣說著,卻心虛的想吐槽自己…,有危險也是因為你吧,櫻井翔。


小心翼翼地把車門合上,那聲「碰」差點把我心臟逼出來,別的車子的遙控解鎖嘟嘟聲也讓我整個嚇趴在車門上,所…所以我就是傳說中有色心沒色膽的人嗎??


當窗外一台台下班的工作車都差不多離開,才靜下心評估眼下的情況,是在等經紀人嗎? 馬內甲前田先生做事很精準,幾點要到何處都算得很剛好,應該不是…; 俯下身觀察Nino的樣子,也察覺不出身體不舒服需要就醫阿…。


腦筋高速轉了下,首先按下車門的鎖閘、掏出手機轉成靜音,然後簡訊告訴前田先生公司有事情找他請他先回事務所一趟,最後才敢大膽地把臉湊近,貪婪地盯著那張無防備的臉蛋瞧。


你的眼睛最近有點黑眼圈呢,頭毛亂亂地遮住耳朵,額頭髮際因為車內溫度偏高而生了一層薄薄的細汗,兩隻腳A字型左右大開,右手拳起放在嘴角,這是初生的小北鼻嗎??


雖然被萌得亂七八糟,我依然擔心前田先生會無預警的出現,擔心你會因為車內溫度太悶而不舒服,更擔心你突然醒來怎麼辦…,但這麼多的擔心還是無法阻止想無限接近你的壞念頭,Nino,我真的是一個失格的團員吶…。


總之我需先拿掉擋住進攻路線的小手。我預演了下你若被嚇醒的說詞和反應,深深吸口氣正要伸出手,還沒碰到就被你突然翻身的動作嚇了一跳,「唔!」的一聲跳起來撞到車門上然後無意義地用雙手遮住臉,在指縫竭力大口呼吸,幸好你沒醒。


還是放下包包裡的維他命罐子就乖乖離開好了…‵;3;′。



放下隨身攜帶的維他命罐正要轉身開門,聽到你嚅嚅的發出一聲「ん…」,雖然已經是要嚇破膽的程度了,還是不合時宜地覺得那聲音好萌…,唉你說我是不是病重了?


再遲疑下去,車裡的氧氣就要連你一個人都不夠用了。這樣想完就有點視死如歸的輕鬆感跑出來,重新觀察下你的狀況,雖然還是仰躺,身體倒是側向我這一方了左右手也縮進兩膝之間,毛毯軟軟地往位置下滑動,露出好看的鎖骨,我吞了吞口水,感覺有汗爬上我的背脊。


「…」一手扶在你身後的座椅上,另隻手支在你臉側,俯下身時還控制不住的心跳頻率,在碰上你嘴唇的剎那莫名變得冷靜。車外的動靜都不再重要,手機簡訊的亮燈也沒有進入我的思考範圍裡,當下我只能想著,要怎麼繼續這個吻才好。




吶,Nino,我說不定是個大色狼。





帶開些微的距離,注視著那對弧形漂亮的嘴唇,想轉個方向再親一次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嘗試開門的聲響和前田先生的「誒?」。預料中的打擾發生時我反而理智又冷靜,迅速地直起身子戴上鴨舌帽,轉身就將門打開,不能讓外人有不解的遲疑。


其實我也不敢看被吵醒的你,揉揉眼睛往毛毯裡擦臉的樣子太有殺傷力。


前田先生被鑽出車門的我嚇了一大跳,還來不及思考我出現在保母車的原因,他急著向我求證簡訊一事,他說二宮向他借車去辦點私事,半小時內會回來再轉往片場飯店,估計是太累了直接睡在車子裡。


「電視台這裡不準車子空轉阿,他開著門睡覺太危險了,記得提醒一下。」其實焦躁地想趁Nino探出頭來之前趕緊閃人,該注意的還是不能不講。

「本來要提早過來等的…,可是櫻井君你的簡訊…」前田先生一臉苦楚,我才想到。

「喔~我好像是聽錯了,本來想直接跑來跟你解釋,匆忙出來手機丟樂屋了。」用尋常的語氣有條理地扯謊,完全難不倒我。

「翔桑?」你的聲音又糊糊低低地在身後出現了,心一緊抓著包包就手刀式開跑,邊走邊往回頭喊「Nino我先走了~順道拿東西給你的阿!拍戲加油!掰掰~」阿啊啊不行阿現在別看著我!






做壞事的樣子、虛偽的樣子…,還有迷戀你的窘樣,都不想讓你看到。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