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記 〈三〉

其實被吻的隔天就回復冷靜

團員間的吻或是抱抱之類的親密接觸不是沒有過, 蓄意的、不經意的、開玩笑的...都有。鏡頭前90%,鏡頭下10%。

但在兩人獨處的情況下,沒有鏡頭卻被吻了的事件,卻是第一遭。如果對象不是櫻井, 肯定是某節目惡作劇的戲碼了


惡作劇....嗎?他會不會在跟誰搞什麼惡趣味的打賭?想看我驚慌失措的樣子??可是之後的錄影翔桑像是什麼都沒發生,和日常一樣....。


等等,翔桑不是一直都有個在曖昧中的對象嗎?有次翔桑在整理PC的照片,被眼尖的相葉看到他和一位笑得甜美的女孩合照,還故意叫相葉閉嘴不准張揚,卻被笑說一看就知道在騙人。...不管和那女孩順不順利,都不准把我當練習的對象嘛..。阿,說練習也怪怪的。

總之冷靜的回想好幾遍,還是無法確定櫻井翔這個行為的背後意涵。那天的晚餐是漢堡便當,偷瞄到他理所當然般把洋蔥挑掉再交給我,那股平常到不行的自然感就讓我很火大,憑什麼你在那邊悠然自得地耍體貼,而我要因為你一個失常的小動作讓大腦小腦什麼腦都當機了!?

絕對在進行什麼陰謀...

雖然只有自己知道那天的失態(還有傻直覺懂一半的相葉動物),卻有種被捉弄了的羞恥感。因此重新模擬下戰略,敵方在明我在暗,所以我還是有優勢的~,如果這只是初犯,我就要拼看看這人有沒有膽再開我玩笑,絕對要搞清楚櫻井翔在暗中搞什麼名堂,想整團員那他就是選錯對象了,也不考慮下我是誰。

我可是世界的二宮和也。





◆◆◆◆

5/6

其實也不是剛好就有機會活抓櫻井犯人。

團員們各自忙碌,常常忙到下戲趕到影棚才想起,看著樂屋裡和大夥兒玩鬧大笑的他,有一絲念頭想著算了吧,被親一下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又不是未經世事的小女生,也不是討厭翔桑,當作他在對自己撒嬌還會覺得開心。

今天在樂屋睡著前的記憶是在講電話的潤君,歪著頭把手機壓在肩膀上低低唸著什麼,他正在沙發旁的茶几上兮兮唆唆地寫小紙條。阿,是了,我身上披著的是他的軟呢運動外套呢。這個大樓的樂屋到了晚上總是冷,搶了潤觸感很好的外套本想說瞇一下下就好,沒想到他的雜訪都結束了我還是不想醒來,反正兩人的部分都拍完了~,我最後一個工作還排在晚餐時間過後,潤可能要先離開了,這可愛的傢伙是打算把外套留給我嗎?


潤的外套很大,兩條手臂都伸進一個袖子裡再把其他布料展開到肚子邊,另條袖子還可以蓋一點小腿肚。其實不是這麼怕冷,只是喜歡盡量把身體縮進布料的安全感。
聽到翔桑的聲音在走廊上響起時,我就是一副被外套包起來的人體壽司樣。一下子睡意全消。

不管翔桑今晚的工作為何是在這邊的影棚,現在的狀態就是個機會阿~~~!心跳變得不受控制,糟糕...覺得耳朵熱熱的,希望不要變紅。之前的計畫怎麼來著?他如果又要親過來我就一巴掌打下去,把他掖到牆上逼問他為什麼要這樣,然後笑嘻嘻的要脅他給錢做遮口費。

可是翔桑今天很安分的在大桌邊做自己的事,認真的敲鍵盤,偶爾有唸資料的低語. 這人該不會察覺我在假睡了吧…,可是瞧他電話一來就機伶地跳起奔到外頭接的樣子,又不覺得他在作假。

從20分鐘到50分鐘,臉不熱了心跳平了連瞌睡蟲都爬回來了,這人上次果然是一時腦子糊塗了阿。算了算了睡下吧~,大不了等以後某天有求於他時,再把那事件挖出來當籌碼就是….,櫻井翔我沒輸喔,我只是先原諒你了。這麼想精神力就開始渙散,跟著翔桑喀喀喀的鍵盤聲一路顛進睡眠世界裡。


睡到一半被交談聲拉回現實,努力的想用聽的去判斷周遭環境,但實在還睏呼呼的腦袋不好使阿~,模糊的聽到經紀人前田先生的聲音,說什麼唉阿不好意思櫻井先生讓你久等了…。很抱歉阿我明天緊急請假,這份資料無論如何今晚要交給你….。真對不住了還麻煩你從W電視台趕過來…..。阿,是是團員都回去了,我晚上負責載二宮先生回去….。
之後還講什麼都忘光了,只記得我閉著眼把肩膀附近的外套拉到下巴邊,心下想潤的外套怎麼變得好像毛毯一樣毛茸茸的,好喜歡。



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感覺有毛絮還是小蟲子飛在嘴唇附近,快速地用手指胡亂抓了幾下。可是這一抓卻碰到溫熱的皮膚,瞬間像是被燙到一般嚇醒了,停在下巴的手指一兩下抽蓄,幸好這也很像是睡眠中的動作。
我拼命的壓抑想大口呼吸以調整心跳的衝動。『誰?是誰在我眼前?翔桑是你嗎?剛剛掃過我嘴唇的是你的手指還是….??』內心滿滿的驚疑不定,有點害怕有點緊張。


「..Nino。」輕得像是吐一口氣般。原來還是你!櫻井翔!

他又開始了不吭聲的盯著看工作,剛睡醒的腦子有點重有點混亂,趁他又像忍者一樣隱身起來的空檔瞭解一下現況…..,我的姿勢從半側躺變仰躺,誒嘴巴怎麼微開阿我,潤的外套變成好軟的毛毯怎麼回事。還來不及回想先前擬的抓犯人計畫,嘴唇就被輕輕的吻住了。


雖然還是有點一驚一懼的,心情卻意外的沈靜下來。小心地把呼吸放慢,可是翔桑這次把臉貼得很近,讓睫毛有點碰到臉頰了…。碰在一起的嘴唇比上次力量稍大一些,沒想到….很柔軟。
突然,就很想張牙去咬他。


吻停留的時間和上次差不多,可是翔桑的臉卻沒有馬上離開。在極近的距離下感受對方在注視自己的臉,我猜這下的心跳肯定比剛才還糟糕,我還能撐多久呢…?氣息都吹到臉上了….吼你再不走,我真的要跳起來用頭頂足球的方式反擊你了喔!阿,對阿!我這麼辛苦就是要知道原因來著的!


翔桑把頭側了點,最近變長的瀏海掃到耳朵邊,在我以為忍耐已經到達極限的時候,腦筋突然又變得一片空白。


「--------」



翔桑很慢很慢的起身,小心翼翼的收拾桌上的物品,然後把樂屋的燈轉小,在門口的腳步聲又停頓了幾秒,大概是又往內瞥了一會,才像隻大貓一樣囁著腳走了。


用三分鐘確定他不再回來,才膽敢打開眼睛。室內只有暗黃的內燈,眼睛睜開也不會不舒服。
沒有上次疑惑到想奔跑去踢他的情緒,但全身卻脫力一般的疲累。
我把腦袋塞進毛毯裡,露出的眼睛瞥到眼前茶几上的紙條,伸手去抽回來看,看完連手臂都感到無力,任紙條飄落地面,狠狠的把全身塞進毛毯裡扭了扭,如果可以我想塞進沙發裡,躲個好幾天再出來面對。

紙條上的字不是潤君的,櫻井翔用習慣用力的筆畫寫著:「To Nino: 是我喔,今天剛好路過這裡就來探望一下。潤的外套我替你交代前田先生還了,我的毛毯很舒服吧,最近你需要睡眠,這毯子你隨時帶著吧。 By 櫻井」


….怎麼辦,幾天以來對這個吻所模擬的各式各樣策略都沒有用,我根本不應該去追究臭櫻井翔居心何在的….,我根本不想知道這件事,什麼都不該知道才對,怎麼辦怎麼辦….,翔桑,你要我怎麼辦,我們以後怎麼辦?

回想那個吻,就覺得全身血液都要燒起來,這才想起毛毯上全部都是櫻井翔的味道,一下子跳起怒怒的把毯子捲起堆一旁,瞪著看順便踹一腳,當作沒被踹到的物品主人。明明頭腦很重,卻不受控制的把剛才的知覺從嘴唇開始不斷重播,蔓延到耳朵,那句話很小聲,卻鑽進腦子裡變身小捶子不斷敲打回聲,讓拼命替他找理由找藉口找想法的自己無路可退。






「好き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很好看
什麼時候會有6/6呢???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