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記〈二〉

總是淺眠呢,像小動物一樣

很疲憊的時候會變得嚴重,今天相葉在樂屋廁所沖馬桶的時候其實我就醒了,莫名的。

耳朵裡是團員們為了不吵醒我低低的交談聲,笨相葉從廁所出來踢到椅子發出嘎嘎聲,被潤君巴頭了

沒有Leader的聲音,經驗來看應該在沙發那頭畫畫,因為聽到了他畫了個段落就會咬咬筆蓋的聲音

..我的左邊,安靜得不得了呢,翔君。如果不是你無意識的吸鼻子習慣,會以為你還沒到樂屋唷。

謝謝你為了不發出聲音而擱置了那疊厚厚的報紙..。


為了感謝這麼溫柔的團員們,雖然被相葉吵醒了我也硬是躺到經紀人來招呼發放午餐的通知,然後喜孜孜的去當可以猜出剛剛誰蹲馬桶的先知。

一直都自認為隱藏這個睡眠習慣是個小心思的體貼,怎麼說呢....我寧可睡睡醒醒,也不想要身邊的人為了淺眠的自己而過度小心翼翼。對他們來說未必是個麻煩,但我偏喜歡為了這種小細節默默努力,然後偷偷地自以為很偉大。



可是,我後悔了







如果沒有那個事故,我還在孤單地享受小人物的偉大


如果沒有接了需要日夜顛倒拍戲的工作

如果我懶得顧及心中的小人物,直接吞了顆睡眠藥了事

如果,如果,如果

你不是櫻井翔,你只是一片被夏日涼風吹進樂屋,徐徐停留在我唇上的小葉子

我也不會像此刻一樣,思緒大亂

要知道我是多麼善於掩蓋不安的自我,當了多年的偶像可以讓我徬徨無助六神無主的事件少之又少

今天用了兩個謊言說肚子痛推掉難得的團員聚餐,

用一個謊言說沒見著你推掉松潤詢問你的蹤影,另一個掩蓋紅通通的臉

然後用無數個謊言避開和你可能交會視線的場所



...就逃回家了。都是你害的。

我需要時間空間去做釐清,

...釐清在睡覺時被櫻井翔偷吻的這件事。
















◆◆◆◆

5/3

天氣在五月初就已經很炎

第一個到樂屋的權益,就是可以享受冷氣剛開啟時的強風,反正就算大樓環保限時的時間被忽視,等等也會有個嚷著ECOECO然後就關掉冷氣的櫻井翔。

用熟蝦米的姿勢躺在沙發上開始新遊戲的廝殺,模模糊糊地聽到NDS進入待機狀態的音樂時,就被開門的聲音吵醒了。



進入樂屋的腳步停頓了幾秒,開始變得輕柔。 從包包擺放的位置和椅子被拉開的地點推測... 阿,是翔桑阿。

知道是團裡的媽媽來了,全身上下安心感就像安眠藥開始發效一樣,看來可以繼續我的入睡儀式了~。 就在猶豫要不要轉個身子調整舒適一點的姿勢時,聽到翔桑闔上筆電往這邊走來的腳步聲。


翔桑在距離沙發幾步的距離停了下來,在思考些什麼呢...,然後聽到關冷氣的嗶嗶嗶,接著是往沙發左側的窗戶走去,慢慢的開窗聲。 聽這斯瘩斯瘩的步伐,今天應該是穿被狠狠批評過的那雙土黃色線條涼鞋。

早晨10點左右的五月天,雖然感到一股熱氣竄入樂屋,卻伴隨著微涼的風,還不算討厭啦。翔桑在窗邊逗留了幾分鐘,可能細心的在評估窗外有無會吵醒我的活動,然後就回座位了。


我只記得那是安靜得出奇的早晨,整個樂屋裡只有翔桑輕輕翻閱台本(還是資料夾嗎?)和偶爾回短訊的按鍵聲。忽略錯失換姿勢時機而帶來的左半身麻木感,整個空氣都瀰漫著催人睡的寧靜真不錯,心情軟趴趴的很是舒服。


夏天的涼風好棒喔~,可是莫名其妙那天就偏偏要帶進不速之客。窗外中庭長到快四樓的大豫樹發出像是嘻嘻的笑聲,然後我就感到臉頰上停了什麼,聞這味道,應該就是片小小的葉子。幹什麼呢你欠扁的傢伙!

本來想忽略它,可偏偏那一塊肌膚好像就癢了起來。用好像是反射般的動作快速用手搔了兩下臉頰,沒想到春天新發的嫩葉到現在還在嫩,被手指捻了兩下邊邊捲曲起來,怎麼就還黏著臉皮阿!


本來要展開"睡到一半的翻身"預備了,我聽到翔桑輕輕的喊一聲:「Nino?」,咦,我以為搔個臉頰是沒聲音的...。

忍著又開始發癢的臉頰,打算等翔桑以為我又睡著再翻身,可是他就走過來了。




「Nino?」更小聲了一點,我想大概是在沙發前兩步的位置。


「...Ni, no。」悄悄話一般的氣聲,翔桑你是蹲下了嗎?






好幾秒的沈默,貼著小葉子的地方是生出小螞蟻了吧,為什麼癢癢開始擴散?要不要就不管了爬起來抓抓呢,順便嚇死這個蹲在人身邊默不吭聲的傢伙!怎麼,看著我臉上長出葉子很滑稽是嗎!



雖然微有預感,但是櫻井翔的手指尖碰到臉頰的時候還是心跳了幾下。翔桑很輕很慢的把小葉子拿掉,粗粗的指腹微微擦到臉頰,搔過剛剛的一片癢癢,有一絲絲舒服....。於是就突然希望他乾脆幫我抓抓臉算了。

葉子拿掉後是長長的沈默,長到以為我耳鳴,因為櫻井翔隨著沙沙的風聲像忍者般噗一聲消失了。這人不用呼吸的嗎?謝謝你幫我忙,但還蹲在那做啥?



第三次決定要翻身的時候,感到身邊的沙發邊沈了沈,臉上有個短短的氣流吹過來,然後就是嘴唇...... ,上,感覺一陣柔軟。



櫻井翔之後大概又蹲了幾分鐘,然後就回座位繼續看書(現在回想可能是他那個有扣邊的新聞雜記本)了,潤君差不多20幾分鐘後進樂屋,接著是大叔,我聽到潤在手機裡低聲跟相葉說現在快11點半了,然後約10分鐘後就是笨蛋大喊著睡過頭了睡過頭了的聲音,我結束了又一個尋常假睡的早晨。







.......尋常才怪。



我已經記不起自己那天怎麼度過兩個節目宣番和一個雜訪了,人在極度驚慌的時候會有驚人的表現,比如冷靜大神就突然降臨,我和平常一樣和團員研究台本,吃便當,一樣賣命地吐嘈,然後繼續早上未完的遊戲。只有我知道,全部的魂魄都飛走了,在一邊觀看冷靜大神操作我的身體。

「Nino你樣子怪怪的。」

「是嗎?嗯...如果不是因為Aiba君你今天笑聲不乾粗,就是因為Leader今天的私服襯衫太白了。」

「哈哈哈為什麼要因為這種小事怪怪的阿!」

「誰叫你們突然要改變很久以來的樣子阿~ 大叔不穿那件舊舊的Nancy而是白襯衫耶!你們這樣讓人很困惑知道嗎請停止。」

「什麼阿~理解不能理解不能!」

「沒關係,你的"理解不能"一輩子都不會改變的,這一點很好。」

「喂!!!」


這樣技術性的躲過各種關懷的目光我習慣了,但從來沒有像今天如此讓我感到吃力的。回到家洗完澡擦好頭髮倒在床上,冷靜大神才退駕。



手掌忍不住覆上想大叫的嘴,不管咬了幾次都一樣殘存那種觸感的嘴唇,就在今天,十幾個小時前..........


被吻了,被櫻井翔吻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吻?翔桑,你這,我, 這..... 誒~!?!? 在被子裡滾動好幾輪完還是無法平靜,然後因為太過訝異容易困倦,意外地很快就睡著了。


....停留應該不超過三秒的吻,其實有閃過「會不會是手碰著的..?」的念頭,可是嘴唇分開時感受到有溫度的氣息打在鼻側,還有屬於櫻井翔身上的,熟悉的味道。














.......................待續(?

事實證明,過於硬逼自己戒掉很愛的癮

就會有積久爆發的反作用...T___T

根本關不住對Y2的思念阿嗚嗚嗚嗚....一堆粉紅泡泡都快把我腦子擠爆了(何

謝謝蛋仔的關心0///////__/////0(羞炸

我沒想過這裡會有人來耶真的(噗)

謝謝你的關心!月底考完試應該會好一點,我實在離不開Y2和那五個小孩啦T____T(嚎哭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