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一)狗








「好可愛..」

二宮和也繼續打他的電動,無視身後斷斷續續發出的呼聲


「餓了嗎?散步嗎?還是先洗澡?」

...這關大魔王怎麼血這麼多打都打不死。二宮和也按RL鍵的速度加快了


「咦?其實想要撒嬌嗎!你先不要舔我阿!呼呼咯咯咯~」

從盤腿換成趴地,讓身體稍微接近了點電視螢幕。二宮和也「嘖」了一聲,沒想到腳還是麻了

大魔王血光了,變身成好大隻的怪獸,二宮勇士趕快躲阿~補血先補血先


「來拍照來拍照~哎唷這張好可愛!誒你想要跟二宮先生合拍嗎?我來試試...」

為什麼明明是趴著可是卻覺得後頸有股熱風,整個背脊毛細孔一個一個在排隊要站立一樣

二宮和也迅速用右手抓了一下後腦杓的頭髮,他已經把石頭都翻遍了可是都沒有補血的寶箱,煩躁起來


「阿,這張好可愛好可愛!咯咯咯~標題是"站在二宮小頭丘上的嵐"~哼呵呵,儲存,下一張,」

怪獸追來了,二宮勇士被耙了一把後背,失血-50

還有一P,血量剩2/3,距離儲存點位置有兩個山頭.....,二宮思考著要跟怪獸拼一場還是要逃命先,好煩

這個關卡死了還要從前面的王宮開始打,好煩,聞到了櫻井翔身上的線香味,更煩



「咦,也可以這樣擺嗎...嵐你看我們全家都入鏡了喔!阿,不行你不可以站在他屁屁上,那是我的,」

又是怪獸的爪子,二宮勇士動作好慢,這一關密集上明明說很好打的!我跟你拼了拼了拼了

二宮雙腿往前彎起,肩膀上感覺有個胳膊押著,左臉頰邊癢癢的,有淡色的髮梢輕輕撂過

稱大眼皺起眉頭尖起嘴,酣鬥的時刻兩邊拇指都不停歇,為忍抓把臉的癢只好微微縮起脖子



「嵐你看前面啦!我這樣擺的話...喔,可以往右一點..,喂你不可以舔耳朵!那,那我這邊也要,」

二宮勇士哀嚎了,他在華麗的旋轉著死亡之舞,音樂是之前轉成mp3的手機鈴聲,切掉了尾聲的"Game Over"

遊戲迅速轉到空白畫面,二宮勇士哀戚著表情望著自己,旁邊閃爍著"Continue?/ Reset?"的字樣

關機,捲起遙控器的線,冷靜的把電源線扯掉,二宮維持著趴成小蝦米的姿勢,身體上方也好似被關了機一樣沒了個聲,二宮慢吞吞的把身體轉向上



「吶,」伸出手

「..喏」乖乖交出NDS

「...」登登登是刪除鍵的聲音

「阿,....那個,嗯..ニノ,」

「你家狗呢」

「他不好玩」嘟嘴

「為什麼嵐學了這麼猥褻的動作?」把畫面挪給上面的人看

「因為..因為吾家有子出長成,他是有為的青年..」

「為什麼指令多了"找乳首"、"掀肚子"?..什麼叫做"舔一下"?」

「..那、那是,..阿!」嗶嗶嗶是reset鍵





靜默一陣,




窗邊薄薄的內簾被微風吹起,帶著窗櫺上的風鈴聲,地板上趴著的人背上有窗外照進來的淡淡樹影,是清爽的五月午後,背脊隆起的背下方伸出兩條白晰的手臂,被斜陽映了個細長


空氣裡只有鈴鈴鈴的風聲和二宮嗶嗶嗶的按鍵聲





「吶,ニノ」

「嗯?」扭扭身子再次縮成小蝦,要讓上方的大眼珠把螢幕看個清楚



「生氣了嗎?」

「沒有」迅速地設定完成,最後是輸入姓名的步驟

「真的嗎?」

「嗯」一字一字的輸入,サークーラーイー,空格,ショウー

「..是生氣了吧?」

「再問就生氣」enter鍵

「...」

「...」

「你...你要虐狗嗎?」







"匡啷"


二宮んん~地伸了個懶腰,不介意手上的NDS和旁邊和式桌桌腳擦了邊,廠商提供的掌機他就有五台,再說這台是屬於身子上方的男人的

重新仰躺,二宮繼續拿起等待指令的掌機,完美無視近距離一張掛著悲情八字眉的臉

他其實瞥了一眼杵在兩側的胳膊,這男人像張和式桌一樣架在自己身上

掛著這姿勢這麼久不酸阿?他想,肌肉根本就是這樣亂練出來的




「咦,ショウちゃん好像肚子餓了呢,」看著哈哈呵氣的小狗,二宮還是把聲線放軟了

「嗯」

「ショウちゃん,好像很寂寞」

「是阿」

「ショ,」

「想抱二宮和也,想親他,想要霸佔他全部的視線,想跟二宮和也做讓他累到不能碰電動的事情」

「....」

超速直球般的露骨話總是會讓彆扭的人不自禁地害羞,比如二宮和也害羞就想笑,實在忍不住

他fufufu地哼笑了幾聲,眼睛還是盯著螢幕看


「誒,沒有這樣的指令阿..」嘴巴嘟尖了



然後掌機就被抽走,視線還捉不定眼前的模樣,嘴唇就被貼上,感覺呼吸打在鼻側,舌尖短短的闖進來

下巴不自禁地抬起迎接,其實無法控制的還有微微側臉的角度和狂跳的心臟節拍


他想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強勢又任性,明明繞著彎想讓引起對方注意,惹到發怒了就掛起楚楚可憐的溫柔牌,沒輒了就豁出去耍大爺,要親要抱不由得分說,然後因為擔心被討厭所以最後還是會軟軟地道歉


吻結束時二宮和也看到一雙迷濛的雙眼,寫滿表露無遺的欲望

「..對不起嘛,ニノ,」看吧,變成道歉了

「我、我呢,好想你喔...今天下午一起的空暇是我死命安排到的,你不要玩電動啦」

「今晚又要去開會,明天取材又沒一起..」


「翔さん,」不打斷他大概會叨叨念下去 「我呢,明天起是電影宣傳喔,兩個禮拜後的週三才能再回到這裡」

「我..我知道」

「電動除了掌機之外的都不能打了」

「是耶」

「上次沒一口氣破關,因為翔さん保證說下次不會再衝動了」

「...好像有說過」



二宮給了一個瞇起眼的大笑臉,接著就打算直起身把制約自己的胳膊堆開,對方一急就抓了二宮一併坐起,把厚厚的小手穩穩捏在掌心


「你你你,早上明明在攝影棚裡偷偷跟我說,"訓練有素的狗狗就無趣了,還是翔さん可愛唷"這種話!」

這次直接是大笑了,二宮和也用沒被捏著的左手半摀著嘴,唉難道聽不出來把你比成狗狗了嗎?

「不要笑啦...」泫然欲泣

「要玩至少玩這個嘛,我...想看你玩,訓練那隻..呃,ショウちゃん」




不回應就只是盯著看,二宮和也把手指放在微笑的唇上,把對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那個人害羞的表現就是動手動腳,搔了搔自己染了不久的頭髮後就想把嘴給湊過來


「翔ちゃん我餓了呢,我們出去吃飯」

「誒---??..喔,好阿」

「之後時間讓你安排唷」

「!!」阿,馬上就跳起來找電話簿的反應讓人有點討厭吶...






二宮和也盤坐在和式桌旁一手托著臉,看著喜孜孜的身影在唸著漢堡好呢還是披薩好呢,不知怎麼就覺得自己很虧



「都不好。紅色那本,第三頁,佐野蛋包飯」

「はいはい」

「你拿的是黑色的,紅色那本在書房第二個架子上」登登登跑步過去了

「書房沙發上的衣服拿出來,順便把臥室地上的也一起」

「は---い--」悉悉索索的聲音,還有踢到門邊的低音悲鳴

「翔ちゃん我覺得呢,」

「はい---?」還在書房手忙腳亂的人用喊的

「好像沒有心情外出了,家事都沒做完」

「..我現在先洗衣服!」還在吼

「發票箱一堆發票都還沒對,雙月底了,要是像上次那樣過期發票中頭獎我會離開你的」

「...」一堆聲音,「發票箱呢?發票箱呢!?」

「我上次拿到臥室的床頭櫃了,阿,浴室的水槽還沒刷呢」


二宮和也忍著笑看著腋下夾著電話簿雙手抱一堆衣服的男人衝進臥室,嘴巴咬著一個紙盒跑出來又衝進浴室



「翔ちゃん」

「ん?」

「地板也想用吸塵器清一下」

「はいはい」

「明天要還相葉ちゃん的襯衫還沒燙」

「はい--はい--」

「翔ちゃん」

「はい?」

「今天想玩遊戲五選一」


沈默



「...一定要嗎?」

「我也是可以玩online版的啦」

「....我知道了」好小聲,這人是窩在浴槽裡了嗎

「聽不到」

「那可不可以選老鷹抓小雞」

「不要」

「除了一二三木頭人都好」

「就只想玩那個」

「.....」



「翔ちゃん?」

「翔ちゃん?」


「..わかっだ」







看著把發票一張一張壓好的漂亮手指和頹喪的垮肩,二宮和也很想大笑

闖關成功也比不上的好心情

果然訓練有素阿,他想

全天下的電玩也比不上的有趣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