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風景--阿優慶生文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櫻和日記 (五) --番外完結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櫻和日記 (四) --番外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櫻和日記 (三) --番外

櫻和日記(三)


◆Nino Side


不是沒談過戀愛,為什麼這次感到特別疲累?
明明像風箏一般被給予多得不像話的自由,為何反而在意起那端握著繩子的手?


早上抹著刮鬍用的泡泡時,想像他看見落腮鬍的二宮會是什麼反應
彎腰自冰箱底下找出鑰匙來時,在意起那圈壓在褲頭上的肚子肉
…把在沙發上打起瞌睡的他趕回家後,開始在網路上搜尋舒適的枕頭

討厭不斷發現不一樣的自己,
我對曾經誇口始終如一的驕傲心生愧疚


不甘心…,我才不信這麼糾結著的只有自己… 不信被親吻制約了的只有自己…

常常壓抑行為不敢逾矩的櫻井翔阿,一定最懂怎麼釣野生狐狸的胃口


今天七點就開始工作的人,不回溫暖的家裡沖個涼澡等待開伙,甘願跑到別人家客廳喝啤酒…
盯著電視新聞看的背影看來無辜又乖巧,捉著筆的手指猶豫地左轉轉右轉轉

---分明是在無聲地邀約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狐狸:『ほら、來玩嘛~』




「新聞在講什麼阿?看不懂,」

「嗯…,中日關係進入『整盤期』呢,」

「喔,」

習慣我老是無心地沒頭沒尾問問題,櫻井翔並不會深入回答,有時被追問時還會先觀察我是不是在惡作劇,所以慢慢地梗都被看透了,真討厭。

「…。」
把掌機和葡萄汁摸到他身旁的沙發上自然地躺下, 下一秒就會有手遞來杯墊、把小毛毯平平蓋好伸展的小腿。


「翔桑翔桑,你看---」

「喔嗯,過關了呢,這一次很快(笑),」
丟下兩秒融雪笑後再次回到電視機上,無視伸到他大腿上的腳丫。

「…翔桑這件黑毛衣好舒服~」

「別用腳噌我衣服阿你!」--啪!

「那你上次為什麼用腳噌我褲子,」

「…你、自己愛玩踩人腳的移動遊戲…」


懶得完全不想動的時候,就抱著對方的腰踩著對方的腳背,被移動到餐桌上或是床上的遊戲


「是誰稱自己為二宮和也人工移動車來著,」

「別用這麼冷的語調順順地講出來啦~ 阿!可惡這段新聞又沒看到…」

重新按起轉臺器,櫻井翔拿筆的手把前髮撥亂,發出不耐的「ちっ、」

「~下巴、晚餐、昨天的樂屋,」
「櫻井翔、蛋包飯…對不起,」迅速地應和著最近愛玩的對字遊戲,櫻井翔硬是不看我阿哼
「二宮和也、御前燒、不原諒你,」那就把頭掛在斜肩上,
「最帥氣、贊成、以後絕不偷親,」

「ふふふ」
「ほほほ」



把他拿著轉臺器的手拉到眼前稱開,貼上自己的手比對大小,
櫻井翔看著新聞,邊努力用左手在空白紙上記錄下數據和日期,歪歪扭扭。

「又錯字,」
「嘖…」
茶几上的筆記本被爬進懷裡的腦袋擋住,櫻井翔左手還是奮力書寫著,被捏著的右手還是沒有抽開。

很想就這樣大笑出聲阿我…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喔!小肚子發現!」
「什麼啦你說什麼… Nino你等等我先看這段新聞…」
「ふふふ我來瞧瞧這團隆起物到底是什麼~是小腹還是翔桑的H…」

就在把頭塞進他的毛衣裡讓他哼哼哼地笑出來…的同時,成功地聽到電視機被關掉的聲音。

櫻井翔啪地站起,一把從頭扯掉毛衣露出白色背心,毛茸茸的頭髮下的表情變得柔和又…危險
「真心想玩呢,可愛的Nino…」

「沒有阿,你看你的電視---」

「讓你知道哪裡是我的H!!!!!!」

「阿!!!!!!」

快速跳起然後被熊抱滾倒在地毯上,
才取笑完被和室桌邊敲到腳指的殘念翔,就被霸道的捉起下巴親吻,
櫻井翔最喜歡用掠奪對方呼吸的方式當懲罰


聰明狡猾的翔君,需要全心全意工作的時候,才不會大膽跑來我的地盤呢
不過擅長計算的頭腦,偏就還不懂怎麼拿捏才不算越矩
吶,翔桑… 千方百計試探的是我的底線還是你的底線…


「あ…」
「--っ!」


看吧…像這樣不受控制的簡單音節,輕易地就能拉扯他的理智線,


「…十二秒,」
「…嗯?」
「表情變得這樣...的時間,又變短了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你問我我問誰啦!」
「所~以~啦,演戲什麼的,下限改成…12秒。」
「誰說要跟你約定這種事來著阿!」
「不行不行!放送禁止---」
「…翔桑以為我和每個人接吻都會有反應嗎?」
「……。」

翔桑傻了兩秒才意會到自己聽到了什麼,呆呆的表情很可愛吶fufu…





……
當重新落下的吻開始凌亂,壓進的下身慢慢傳遞出不容忽視的熱度,
櫻井翔就會咬著牙煞車,讓異樣不安的心情再次浮現
稍微帶開褲子擦著的曖昧部份,任無法繼續下去的心情停留,
在變得相當男子氣又迷離的眼睛裡…


張開雙手蓋住他近距離盯著看的雙眼,想要阻止又開始感到沈重的溫柔目光
不久還是會被捉到唇上,讓他溫熱的氣息打在掌心呼叱呼叱地講著情話。


「Nino,什麼都不會改變的。」

盯著虔誠無比的眼神,心跳很容易地就被帶得亂七八糟,腦筋瞬間空白了一陣


當翔桑又再一次打算直起身子帶開距離,我真的制止不了伸向他手臂的指頭,
無法直視對方可能是訝異的視線撒在頭頂,用盡力氣小聲地向他耳語。


外面一片金黃的午後陽光,照不進屋內半掩著門的臥室,
被翔桑輕輕拉起的手掌有點手汗,躺下的床墊有點色的喊了一聲咿啞
當溫熱的嘴唇再次相貼,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




「…翔桑,不要停…,到不能繼續為止。」

櫻和日記 (二) --番外

櫻和日記 (二)


◆Sho Side



在電視台午餐飯後,和松潤、Nino窩在空調最低的涼爽整妝間等待下午工作時間開始的空檔,
身旁熱烈地討論舞台劇演員的兩位好像很開心嘛…插不了嘴因此邊分神聽著邊無聊地轉著電視台,

「阿、Nino的---,翔君等等,」

放下翹著的腳連忙轉回,畫面是Nino上一季結束的電視劇,剛好是與女主角在河堤邊的對手戲。
誒要看這個?松潤你…

「嗚喔,這部我有追阿,剛好漏掉這一集呢,」
「ふふふ~伊呀伊呀松本桑,是是我都知道了,這麼迷戀我呢~」
「嗯,很關注這位編劇呢,他曾經阿--」
「…接我的梗阿!你臭小子---」

連梗也插不上話的自己只好抹鼻笑了笑將注意力擺回故事情節上,卻剛好是愛情戲的橋段,
吻戲的鏡頭切得很乾淨,主人翁生澀的表情一覽無遺,緊張的水汪汪大眼失措地眨了眨再閉起,


跟著松潤「くうーー!」的吹了口促狹的呼聲,其實腦子裡翻轉著昨天在他家沙發上,對方皺緊眉頭仰著下巴接吻的畫面。


…是否感受到我不同層次的笑容了呢?
平常都會耍帥裝享受的你,現在搶著松潤的遙控器想要將頻道轉走,耳根子最愛出賣你。


「好了不看了啦,這種…」
「這種?」松本潤,別鬧他了你(只有我可以),
「唔,就這種尋常的吻戲…」
「咦?不不,我們想研究下阿,這緊閉的眼睛和微顫的睫毛代表的心情---」


難得被松潤抓到害羞中的Nino,S番長樂得抬高拿著遙控器的手,任Nino努力伸爪向上撲了撲
嘻嘻笑笑的聲音自交纏在一塊的手臂間傳出,揉了下眼睛,有種看到兩隻貓咪在玩耍嬉戲的感受。


「別鬧了啦J、」
「沒鬧阿~ほら你看、結束了結束了,喔!還咬著嘴唇呢~」
「明明潤君吻戲最多---」因為搶不到惱怒起來的Nino攻擊起潤君敏感的腰部,
「啊哈哈哈不要摸我!你っ、這傢伙---」

松本潤把Nino攔頭抱住,想要倒栽蔥的將他壓倒在沙發上,Nino鬆開一手去捏對方乳首,潤誇張地大笑起來


…下限是什麼?可以吃嗎?除卻兩人距離讓我有些微不爽,這畫面還是很值得萌的(喂


大野打開門時就是我拿著手機呼呼笑地對著兩個纏在沙發上的貓類動物拍照的情景,
大野「わ----」地跑過去想加入戰局,瞬間被有默契的弟弟們聯合壓住反攻,褲子就被脫掉了

…再說一次,我團無下限…



傍晚工作結束,收到nino簡訊的時候才察覺哪裡不對

『Re:Re:Re: 今天不行。』

在生氣?Nino…





◆Sho Side


用東西忘在他家當藉口、想著只要見個面也好的心態,硬是衝去他家按門鈴
應門的表情有瞬間不安,但還是笑吟吟地讓我打擾了,我是想太多了吧


「…Nino,不開心什麼嗎?」
「沒有。」
「有吧?」
「……。」
「…告訴我?是不是我哪裡作錯了?」
「…不想讓翔君去比較,和女生親吻著的表情,」
「----Nino?」
「不要你想…是男生呢,可是在和自己接吻時露出了那樣的表情…,好像、好像…」
說不下去了,Nino把臉捲進毛毯裡,只露出剛染不久的茶褐色瀏海和一小塊紅紅的脖子


…這世界上還有比二宮和也更可愛到讓人頭痛的生物嗎?



把他像洋蔥一樣從毛毯裡剝出來再吻到他全身發燙,還是無法解決日漸增強、難以說出口的困擾…
一定是我腦子構造和別人不一樣,才會把他這類的發言和舉止看成向前侵犯的邀約。

比如剛剛,乖乖把撫摸小肚子的手伸出他的t-shirt,聽到他不滿地咕噥一句「哪裡性感了…」
晚餐後就被我發現偷偷瀏覽網站上嬰兒肚子圖片的背影,看完還低頭掀起肚皮比對下
…就又被萌得心臟疼。


「吶,翔桑你看---」
「喔…好可愛阿是小BB的照片耶!」

突然被塞了一本雜誌到眼前,一張仰躺的小嬰兒照片,眼睛咕溜咕溜又胖嘟嘟,可愛極了。

「哎呀手指頭也圓滾滾呢…フフフ」
「嗯…」

nino隨意應和,我知道他在觀察我的反應,小手摩挲著下巴思考我的笑顏有沒有戀童癖的可能。
看我由衷稱讚完就雜誌一丟繼續摸電腦,Nino默默回書房重新翻看網頁,又是掀起肚皮摸摸的背影。


…抑制著想大笑的念頭,我快要被這些可愛莫名的行為弄得不正常了






Nino,因為你是這麼舉世無雙的可愛,所以才寧可憋死也不願勉強你任何事情。







◆Nino Side


「…相葉桑,」
「右。」
「反應不對啦…你,盯著我看做什麼,我身上可沒有小鹿餅乾,」
「誰要那種東西阿!…我只是覺得Nino最近怪怪的。」
「…哪裡?」
「還不知道,所以正在確認中。」
「走開啦~不要擅自作這種確認好不好,」


把破關成功的NDS丟還給相葉,假裝耳朵癢地快速摸了一下耳垂,嗯,還沒有發熱。

直覺性強悍的人都是二宮和也所感冒的,如果又是個天然系、不懂我翻台本的力道代表想終止話題的人,就是我的天敵。


「相葉君,這是變相的騷擾。」
「…吶吶,其實我知道喔…」
「什麼啦~」
「Ninoちゃん最近的一個祕密。」
「……。」
「是在Nino睡覺時發現的!」


且不管該怎麼應付眼前興致勃勃的相葉動物,越過他肩膀瞥到後方一張完全變得僵直的側顏,我分裂地擔心起他的脖子肌肉。

「ほら,昨天我們不是一起結束錄音嗎?」潤君一手還翻著漫畫,卻抬起頭望向這邊來,
「…然後阿等我錄B段時,Nino醬你不是嫌我吵就帶著耳塞躺沙發睡了嗎?」
「……。」連看著地板紋路發呆的Leader也緩緩轉過頭來。


…很好,你們現在是打算全部一起對著本大爺造反就是了。 「…是睡了,怎麼?」


「知道嗎?趁你熟睡時,本來要偷偷把你的耳塞拿掉然後在你耳邊播放遊戲結束的音樂…,」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夢到自己打遊戲輸了嗎?」

「阿!不虧是我喝湯的男朋友!結,結果阿,」相葉敏捷快速地接住丟向他的台本,一旁大野哇哇地喊『幹嘛丟我的啦你丟我的嗚嗚』


我比較想把相葉雅紀丟到樂屋外去,想到等等要解釋什麼是喝湯的男朋友就有點頭痛…

「結果我手一碰到耳朵Nino醬就縮起來了,以為你醒了說!誰知道你『んん~』一聲之後,居然作了索吻的弩嘴動作耶!像這樣,Mu~」

潤君和Leader都被相葉誇張的顏部表情弄得大爆笑,
「哈哈哈哈他那是反射動作,你那是電車痴漢!」潤君笑歸笑,還是要用吐嘈表示立場。

「可是仔細想想阿,睡到一半被吵的反射動作是討吻不是很奇怪嗎!!?是『Mu~~Mu~~』這樣耶!」

大野智哈哈哈地笑完立刻轉頭看我,雙眼綻放奇異的光芒,「…幹什麼?--不會表演的喔看什麼看?」


冷靜地用砲火猛烈的吐嘈應付相葉君是最明智的,偏偏在不遠處的那位僵硬的始作俑者偏要這時候插嘴…

「什麼嘛,這很普通不是嗎~フ、ハハ…」

「誒?普通…嗎?等一下翔ちゃん你是說這動作很普通還是Nino這樣做很普通??」
「…蛤?いゃ、就都很普通阿…え?」
「「え?」」

不用理他們了啦,越解釋越殘念的笨蛋笨蛋笨蛋…


「誒今天是怎麼了出人意表的爆料time?」
「等等翔ちゃん你也看過Nino那個樣子嗎??」
「不是吧,他的意思是如果對睡覺中的Nino搔耳朵,這反應是普通的…え是這樣嗎?」

「阿不不,我是說如果睡到一半被搔耳朵會想被吻是普通人的…反應?…咦我在說什麼?」
「「啊哈哈哈哈!!! え-------?」」


…完全是陷入回答迷宮找不到出口、手足無措的櫻井翔。

樂屋躁動的氣氛成功地被帶上來,個性正直的幾個大男生,忘了相葉一開始的話題目的,
嘻嘻笑笑地從被搔耳朵應該有的正常反應,色色地討論到被可愛的女孩討吻的話應該怎樣反應,
…多希望飯們看來不會是幾個色大叔的聊天場景。


在嘻嘻笑笑的氣氛裡,只有我注意到不斷亮起簡訊燈的手機,在角落一明一滅地亮著。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